服裝資訊頻道
業界動態
國內 政策法規 品牌動態 統計報道 國際 產業透視 企業報道 展會報道
電商
電商資訊 電商實務 電商前沿 電商評論
時尚
時尚資訊 時尚搭配 時尚人物 秀場發布 時尚名品
面輔料
行情 趨勢 資訊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資訊 > 國內動態 > 正文

一年只賣幾十件,這家中式服裝廠何以存活122年?

時間:2019年06月17日來源:紡友網作者:


  一年只賣幾十件,這家中式服裝廠何以存活122年?0.png     曾為國家領導人設計制作禮服及博鰲會議中華衫,還擁有一項國家級非遺技藝——振興祥中式服裝制作技藝。“杭州有家中式服裝廠——杭州利民中式服裝廠,今年已經122歲,是一家我國歷史上完整保留至今,從未間斷過的中式服裝生產老字號,擁有陳香梅、馬季、姚明等一系列名人顧客,曾為國家領導人設計制作禮服及博鰲會議中華衫……”

  “不要拍我哦,今天沒穿旗袍啦。”

  90后廠長包蕾妍側過身子,不太好意思入鏡,讓出更多空間給自家的百年老店。

  杭州利民中式服裝廠,今年已經122歲,是一家我國歷史上完整保留至今,從未間斷過的中式服裝生產老字號,擁有陳香梅、馬季、姚明等一系列名人顧客,曾為國家領導人設計制作禮服及博鰲會議中華衫,還擁有一項國家級非遺技藝——振興祥中式服裝制作技藝。

  一年只賣幾十件,這家中式服裝廠何以存活122年?1.png老字號里老物件越來越像博物館

  今年,是錢報記者連續第十次探訪這家中式服裝廠。

  探訪記者換了好幾撥,地址換了好幾次——廠房從解放路搬到江城路,又搬到導航都導不到的五堡,后來又搬到德勝,然后又殺回市中心,回到杭州人的生活中,開了新門店。可以說,我們見證了這家廠的酸甜苦辣,起起伏伏。

  但是,它一直開著,一直都在,最近幾年越開越好。

  前七次“約會”,見的都是“振興祥”第六代傳人,老廠長包文其。

  2017年開始,老包退休,女兒小包接班,成為第七代傳人。

  “今年工廠又搬了,原來的廠房拆遷,我們現在搬到經緯產業創意園了。”小包廠長接手沒兩年,就經歷了兩次工廠大搬遷,有些哭笑不得,“要再拆我也沒辦法了。”

  其實,這幾年最大的變化,或者說轉折點,是2015年,老包冒險回到市中心開了新門店,也就是現在的杭州市青年路20號,以前就是利民的老店,老杭州經常來這里定做絲綿襖布衫兒,四五百塊一件,寬松好穿。

  后來,老包把店重裝,服裝也換成了主打的旗袍,目的,就是要打破過去維持的狀態。

  今年再去店里,發現店鋪布置有些不一樣了,以為走進了一家絲綢博物館。

  一塊水墨畫屏風前,立著三位穿著高定旗袍的“模特”。展柜是新增的,放的是老底子用的工具,像頂針、皮刀、曲線板。柜子里一塊三角形的“黑鐵”,叫火熨斗,跟它配套的是一塊長條形的“手臂熨墊”,長衫、旗袍的袖子可以穿過去,套在上面熨燙。

  人家開店,衣服越來越多,但小包開店,展柜越來越多。

  其實,這是爸爸多年來的一個愿望,要開一家服裝博物館,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。如今,這些只看不賣的“老古董”成了“振興祥”和其他旗袍店最不同的地方,一家百年老店的歲數和記憶,全在里面。

  父女倆的堅持做旗袍就只能講究

  走上二樓,樓梯口的桌上多了兩本榮譽證書。

  在“2018品牌杭州·產品品牌評選”中,振興祥的一件旗袍,一舉拿下了“杭貨風采獎”和“生活品質獎”兩個大獎。獲獎旗袍的名字很長,“真絲風呂敷手繡牡丹加長短袖夾旗袍”。

  這是一件絳紫色旗袍,肩部和前襟都繡滿了牡丹花圖案,低調的華貴。

  “這件是我們的經典款,賣得超好。”包蕾妍說,只要去參展,我們就拿這件出來。這件旗袍長時間做樣衣,除了局部牡丹繡花有點磨毛了,整件衣服非常挺括,沒有任何皺巴巴的地方。

  “因為它的面料是風呂敷,是一種全真絲的和服綢,不會皺。像這樣一件手工繡花定制,一般都要一到兩個月時間。”

  關于旗袍的價格,我跑這家店的5年來,沒有任何變化,最低3980元,最高的13800元,多是傳統手繡的旗袍,如果現場量身定做,再加30%的定做費,加起來近1.8萬元。

  高端,是利民的底氣,也是底線

  以前,還有人勸老包“姿態不要這么高”,價格低一點。他很固執,“世界上沒有一種衣服像旗袍這么顯身材,所以我們沒辦法將就,只能講究,只能走老路子。”

  除了旗袍,店里還有男士的唐裝、休閑裝。平時穿得少,一般參加重要會議、孩子結婚,男顧客也會來定制一件。

  前幾個月,有個老外特意跑來店里,要做一件長衫馬褂,特別傳統的一扣到底式。

  包蕾妍說,其實這種國外客戶比較少,大部分外國人不會很講究,不追求高檔位。自從2014年利民全面停止外銷,國外訂單基本上就不做了,“外貿不會接受高定做訂單的形式,他們的訂單是走量的,等不起,而我們必須等,又要保證手工的質量。”

  G20杭州峰會時,利民也曾有意向為夫人們設計旗袍,但最后因為要量身定做的問題,“沒有上”,小包笑著說,“照我們的速度,等我們做出來,她們都回去了……”

  一年只賣幾十件,這家中式服裝廠何以存活122年?2.png     一年只賣幾十件,這家中式服裝廠何以存活122年?3.png     90后包蕾妍接手“振興祥”,已經兩年多了

  以前聊天,包文其提到過女兒,是學物流專業的,聽起來和旗袍、服裝沒什么關系。而且在這個旗袍早已退出日常生活的年代,有年輕人愿意接手嗎?會接受老爸的“傳統”思路嗎?

  兩年前,錢報記者也想過,傳承,會不會是這家老字號也將必然面臨的問題?

  不過,小包雖然是年輕姑娘兒,但在這一點上,跟老爸一樣“傳統”,沒動搖過。

  日常一點流行一點年輕顧客多了很多

  這幾年國風流行,出現了很多改良的新式旗袍。但是包蕾妍仍然專注于傳統旗袍上,立領,一字扣,大襟,傳統的款式、規矩一個都沒拋掉。“傳統不能丟,丟掉了整個韻味都變掉了。”

  但小包很活絡。比如她拎出的一件灰綠色旗袍,領襟繡了兩條小金魚,低調文藝,又有畫龍點睛的小亮點,價格也比大繡花便宜,在4000到5000元之間。

  小包說,這件一直賣得很好。“繡花不是每個人都喜歡,有點隆重,還需要打理,穿得也要小心,碰到尖的東西,比如戒指上的鉆,容易鉤絲。”

  所以,店里現在出了類似灰綠旗袍的日常款,沒有大面積的繡花,只在領口繡一點小花。

  新品旗袍中,我發現有好幾個今年很流行的顏色,比如藕粉色、芥末綠。“對,今年流行帶一點點灰調的。”

  包蕾妍又拿出兩件今年十分緊俏的鑲拼旗袍,一件霧粉色,一件寶石藍,前胸和衣擺的大圖案是電腦噴繪印花,花樣很復古,而肩頸袖口處又是另一種真絲材質,“一個花色拼一塊純色,今年做得很多,幾件同款的孔雀綠,已經賣光了。”

  包蕾妍發現,這兩年比較明顯的變化是,十幾歲的女孩子多起來了。

  “十七八歲的姑娘兒,有的是自己喜歡,有的要出國讀書,就會帶兩件。蠻多留學生來買旗袍,一般是日常款,也接到過繡花的單子,可能到國外要上臺表演、演講,就比較隆重。小朋友學民樂、彈古箏之類的,經常去參賽、表演,很多都會來買。”

  廠房和工人才是老字號最大難題

  小包曾經提過,很多外地客戶都反映過,不可能每次都飛過來定做,“開網店畢竟是大勢所趨。”

  如今,她的想法有點變化。“我們沒有精力開網店,還是以量身定制為主。”

  量身定做,這是個在當下大部分人不會嘗試,也沒時間沒精力嘗試的過程——來店里,量身,先打樣一個半成品,讓客戶來試樣,再調整,再試樣,試到滿意為止,才開始做衣服上的繡工,比如鑲邊、繡花,然后出成衣。如果滿意,就拿走,如果不滿意,再修改。不厭其煩的過程,保證的是你穿得合身、舒適,沒有疙疙瘩瘩。

  “像年輕小姑娘,喜歡貼身的收腰款,顯身材。年紀大一點的客人,喜歡相對寬松一點,穿著舒適。但隔著網絡,我沒辦法給你量身,只能賣成衣。所以網絡對我們來說,不是一個特別適合的平臺。”

  而擔下重任的包蕾妍,心里倒是真有兩塊石頭,廠房和工人。

  “工廠一直是租的,我們還是想買下一個地方,租地方總是不安穩,每次搬家都很累。比較尷尬的是,我們廠里都是做手工的老工人,都是老杭州,在市區才方便,所以一直沒找到合適的。”

  廠里過去曾有五六十名一線員工,但因為頻繁搬家,損失了一半。現在,老工人還是四五十歲居多,只有十幾位,年輕人只有她一個。“肯定要招新人,工藝要手把手教,但現在年輕人愿意做手工業的比較少,大家都想坐辦公室。”

標簽:旗袍
相關閱讀

版權說明

1.本網站部分文章為網上轉載,如有侵犯您的版權請與本站聯系,本站核實之后將對其進行刪除。

2.轉載本站文章請注明來源"中國服裝工業網"并保持文章完整性及原創性,對于違反以上說明的,本站將追究其相關 法律責任。

3.聯系人:馬先生 聯系電話:0755-26582990 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意見反饋 返回頂部
中彩票去哪领奖